消防设备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消防设备 >

看了几十场现场比赛之后

时间:2019-05-20  浏览次数:105  编辑:admin

  (搜狐体育关博洛杉矶前方报道)上赛季五十几场比赛,三十多万字的稿子,写的都是NBA赛场上的故事,今天就跟大家说说,关于洛杉矶NBA赛场外的那些人,那些事。

  曾经有记者问科比是如何成功的,科比反问记者:“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?”每当有朋友问我NBA记者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时候,我也就打趣说:“你见过凌晨两点的洛杉矶吗?”这真的不是夸张,NBA比赛大多数在当地时间晚上7:30开始,赛前新闻发布会在5:45召开,记者5:00之前就要进场。比赛9:30结束,采访完更衣室最后一个球员经常已经到了晚上11:00,而当我写完稿子离开斯台普斯中心的时候,经常是凌晨两点。一场48分钟的比赛,要用480分钟去报到。

  经常有人羡慕我说每天可以拿着媒体证去看球,可是当拿到媒体证的那一刻开始,曾经看球的乐趣也就完全没有了。还记得高中时候每到了全明星赛,小伙伴们都会买一大堆零食,聚在某个人家里一边看球一边吐槽,回想起来,那是我看球最快乐的时光。做驻美记者,看了几十场现场比赛之后,对于比赛本身的热情淡了很多,对于输赢,很少在意,相比之下,我现在热爱的是这种报道的感觉。个人觉得体育记者和战地记者有很多相通之处,每天报道的是将帅、士卒、战略、胜败、伤亡(“亡”的情况不多),每次比赛终场哨声响起,我抱起电脑、背着相机,走过斯台普斯中心地下通往更衣室长长的甬道的时候,经常想起电影《角斗士》马克西姆斯将军手握盾牌和宝剑走向角斗场的那一幕。那种感觉就是:“球员的战斗结束了,该老子上场了。”

  湖人更衣室是战场这话可不止我一个人说。上赛季湖人队临阵弃帅,闪电般的开除麦克-布朗,紧接着忽悠了禅师,出人意料的雇佣了德安东尼,这一出大戏把全美的体育记者都聚到了洛杉矶。一个纽约时报的记者曾经抱怨说:“大家都说纽约是媒体最发达、记者最疯狂的城市,来了洛杉矶才觉得纽约弱爆了。采访科比的时候,左边一个巨大的摄像机重重的压在我肩头把我当三脚架,右边三个麦克风把我脸挤得变形,一扭头一个录音笔顶在了我的喉咙上差点窒息,所有人都像疯了一样,科比一出来,记者们围着他瞬间铸成了一个人肉堡垒,水泄不通。”对于这幅场景,笔者已经司空见惯,早年练篮球时候,教练反复强调的篮下卡位技术。没想到,多年之后在斯台普斯中心的更衣室采访时派上了用场。就像抢篮板时要提前判断球的落点一样,抢采访位时也要提前判断球员的落点。如果等球员走出来了你再去抢位,连球员的头发都看不见了。正因为抢采访是一件如此激烈的事,洛杉矶的记者也是屡出奇招,很多人自备梯子,球员一出来,他在一旁冷眼旁观,等着所有人恶狗扑食一样冲过去之后,不紧不慢的架起梯子,以一览群雄之势找到最好的角度,还有人手持一个金箍棒一样的东西,顶端绑一个Go Pro摄像机或录音笔,探囊取物般的插入人肉堡垒。福克斯广播台的一个老记者胸前经常挂着一个玉龙,他骄傲的向我炫耀说:“我能感受到神龙给我的力量”。在斯台普斯中心采访,真可谓:三流记者靠武艺,二流记者靠兵器,一流记者靠附体。

  一墙之隔的快船更衣室,却是另外一幅景象。湖人队队友之间很少交谈,快船队却是一副其乐融融的大家庭的感觉。造成这种气氛的原因是球员们都把自己的孩子带到更衣室。每次快船比赛结束后,我们记者之间都说:“走,该去幼儿园了。”

  说快船队的更衣室是幼儿园,一点不夸张。每次快船更衣室里挤满了孩子,跑来跑去,热闹非凡。德安德鲁-乔丹的儿子最高,像每所初中里都会有的那种“大孩子”,马特-巴恩斯的孩子是一对双胞胎,长得和老爸很像,兄弟二人总是同时出现,当然,这里面的孩子王,当属克里斯-保罗的儿子,“小保罗”。保罗是快船队的绝对领袖,他的儿子也继承了老爸的地位。别看他最小(今年五岁),可是每次比赛结束之后,他都会像古惑仔大哥一样,带领着所有孩子来到更衣室。在所有孩子的簇拥中,他总是神气活现的走在最前面,小保罗来了,围在更衣室的记者刷得一下让出一条路,那感觉就像《圣经》中摩西带领以色列人离开埃及时来到红海岸边时,挥手一指,红海便分开一条大路。更衣室里,小保罗强大的气场,绝对超过他的老爸。

  今年年初网络上开始流行“熊孩子”这个词的时候,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保罗。每天晚上,更衣室里的东西被他玩个遍。球员们比赛之后要用冰块水冰敷,每次小保罗来到更衣室都会直奔冰盆,抓起一大把冰块,握在手里,咯咯的笑个不停。玩累了,就像大哥一样召见每一个球员,格里芬、小乔丹见小保罗来了,都会主动上去“拜大哥”,看这那些两米多的大个子对着几十公分的小保罗恭恭敬敬的问好,你会觉得快船队的球员们比这个孩子还可爱。

  提到洛杉矶,大家想到的都是好莱坞、迪斯尼、星光大道、棕榈树、加州阳光。这些都是没错,洛杉矶在西班牙语中是“天使之城”的意思,这是一个无比美好的城市。但是,作为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之一,洛杉矶也是一座魔鬼之城。1992年的洛杉矶暴乱轰动全球,整座城市被暴徒占领,到处,天使之城一片火海硝烟。上赛季万圣节之夜,斯台普斯中心里一派节日气氛,球迷们身着盛装观球,我专门出了一个组图专稿。可是一出球馆听说,当晚洛杉矶全市发生了四起大型枪击案,我每天晚上吃饭乘凉的那个小广场,也发生了枪击,要不是因为报道比赛,估计我起码是个目击证人。电影中经常看到的警匪追逐,在洛杉矶经常上演,夜晚抬头看天,总能看到警用直升机打着大大的探照灯巡逻。

  上赛季搜狐驻达拉斯的记者Jarlin来洛杉矶找我玩,上车之后她觉得自己坐在了什么东西上,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黑色的棍子,她高声尖叫:“啊!!!!!这是什么啊?!?!?!”,我淡淡的说:“哦,电棍五百万伏”她瞬间崩溃,事后她经常和别人感叹,洛杉矶的记者伤不起。

  所以你们看,在洛杉矶做记者需要有十八般兵器,真的不是一个比喻的修辞方法。

  对于有朗读习惯的读者,念到这里的时候,你一定想歪了。作为美国传媒最发达的城市之一,作为世界娱乐中心,斯台普斯的媒体区可谓是众星云集。作为传媒专业出身的我,和这些美国一线记者并肩报道的激动程度,绝对不亚于见到NBA球星时兴奋的感觉。

  斯台普斯中心的地下,聚集着全美最优秀的体育记者。这里面有很多传奇的人物:湖人队的随队摄影师安迪给我展示他的作品的时候,我瞬间就跪了,这其中包括那张最著名的拉里伯德和“魔术师”约翰逊篮下抢位的经典照片和1992年梦一队的经典合影;有一个女记者似乎双腿有疾,每天坐着轮椅来采访,但是看到她,你丝毫不会产生同情,她脸上那种自信,身上散发的气场,让你看到她的时候脑中立马浮现出“女中豪杰”四个字,有一次我们两个的车同时到了停车场,她下车自己搬下轮椅之后扬长而去,那速度我就是跑起来都不一定赶得上,看着她消失的背影,不禁心生敬意;ESPN的伊朗裔记者玛卡兹,会出现在洛杉矶所有的职业比赛中,堪称洛城媒体第一劳模,很多人不知道,他曾经三次战胜癌症。他曾经和我们说,我觉得活着,就是幸福的;打仗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ESPN的明星记者里有一对兄弟,两人年龄相差不多,每场比赛之后形影不离的一起去采访,采访结束后一起讨论今天的比赛,两人永远是亲密无间的样子。

  美国的各大媒体报道策略也不同,ESPN会在一个球队更衣室里同时安插好几个记者,让他们做同样题材地报道,这样这几个记者就会争先恐后的抢新闻,让别家媒体抢了头条是小,让自己同事抢了先机是大。虽然ESPN的新闻总是最快的,但是你会发现ESPN的记者之间很少交流,即使打招呼,也是笑里藏刀、暗流涌动。相比之下,洛杉矶老牌媒体洛杉矶时报走的是深度报道的策略。不同于其他记者的张扬,洛杉矶时报的首席湖人记者麦克-布莱斯纳罕是一个很安静的人。你很少看到他和别人一样一窝蜂的冲上去抢采访,在其他记者拼得头破血流时,他总是和球队的官员或者球员、教练交头接耳。在等球员的时候他从来不和人夸夸其谈,而是和其他媒体的记者小声的聊天。而你看他文章的时候,发现他总是有第一手的内部消息,不管湖人队多么大的机密,他总有线人给他通风报信。他和我说过,和他共事的人、被他采访过的人、和他来往过的人,对他都有着绝对的信任,这是他做记者最大的财富。所以在洛杉矶所有NBA记者中,我一直视他为偶像。

  做驻美记者摸爬滚打两年,深入美国体育产业内部,看懂了很多球场上、球场外的东西,当年做球迷时候那份简单地乐趣,一去不返。而在NBA比赛背后,在斯台普斯地下的这些人,这些事,这段如战斗一般的日子,成了最好的回忆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 

联系方式
电话:电话:0551-22599871,0551-22898116 传真:0551-22698126
邮箱:秒速时时彩@qq.com
QQ:55985123,154874129
地址:广东省珠海市香江路16号

版权所有:秒速时时彩有限公司 皖ICP备22187106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